?
首 页 学校概况 五年规划 新闻中心 党群工作 德育园地 教育科研 课程管理 教育督导 特色创建 学生园地
教学管理 课堂研究 校本课程 ?
?
?首页 > 课程管理 > 教学管理
?
历史视角中的追问:中小学生为何漠视生命
作者:孙彩霞 浏览:178次 时间:2018/12/12 11:51:52


[摘 ?要] ?

本文从四个方面论述了学生漠视生命的历史原因:一是“舍生取义”的传统思想严重影响了学生对生命观的正确理解与践行;二是近代爱国精英对生命的背弃已不适应新时代背景下的学生形成正确取向的生命价值观;三是工业革命在推动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个不可避免的副产品:人们心灵的翅膀被太多的物质与欲望羁压,这其中当然也包括我们的学生;四是新闻媒体对青少年自杀事件的过度炒作,容易让学生相互模仿,形成群体癔症或心理瘟疫,连环自杀。治病一定是从正确诊断病因开始的,我们只有让课堂不断充满生命的灵性,教师的劳动才会闪现出创造的光辉和人性的魅力

?

[关键词] ?学生 ?历史视角 ?漠视生命 ?原因

?

去年,广东东莞市乃至全国范围都连续发生了多起中小学自杀事件,说明学生自杀已不是个案了,它明显呈现出两种趋势:一是前赴后继,一个接着一个,甚至是一浪高过一浪。二是向群体性方向发展,即多人一起相约同赴黄泉。这两种发展趋势已使我们的社会和媒体都陷入恐慌和急躁之中,一旦有学生自杀,社会和媒体都是众口一词:归罪于教育,迁怒于学校(校长),暴力于老师(班主任),这种归因上的不全面和浅层次认识让学校和老师处在一个风口浪尖上,甚至有的老师连正常的教育手段和教育方法都不敢使用了,这样培养出来的学生将来怎么走向社会,不能受一点批评或刺激,他的人生将来怎么走下去。事实上大家都知道,一个学生自杀,原因是十分复杂的。本文试图从历史视角中作一些追问,因为罗马城绝不是在一天内建成的,治病一定是从正确诊断病因开始的。

?

一、“舍生取义”的传统思想严重影响了学生对生命观的正确理解与践行。

中国传统文化的主流是儒家思想,儒家是十分热爱生活崇尚生命的。但当他们面临生死与仁义、生死与名节之间的重大抉择时,儒家先哲们会毫不犹豫地告诉我们去慷慨赴死吧!孔子说: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

孟子也说: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荀子则更进一步发挥说:人之所欲,生甚矣;人之所恶,死甚矣。然而人有从生成死者,非不欲生而欲死者也,不可以生而可以死也。

仁义立德杀身成仁,舍生取义,成为了儒家所推崇的人生最高价值,其重要性远在生命之上。我们十分推崇儒家仁义道德观,但同时,我们也应该坚决反对儒家把仁义观放在比生命还重要的位置,人可以仁义道德,但绝不可以以生命为代价,仁义道德与生命发生矛盾,二者只能取其一时,我们应该明确告诉和教育学生,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比你的生命还重要,在取生的基础上取义才是我们人生的最高境界;当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条道德标准在绑架我们的时候,碎了的玉的价值还不如石头,一块好端端的瓦还可以为房子的主人遮风挡雨。也正是儒家这种已经不合时宜的生死观,影响了我们一代又一代人,并把这种舍生取义的生死观内化成为了中华民族精神的核心内容之一。当未成年学生还无法调节自己内心的情感冲突或没有办法真正去理解儒家所说“义”的时候,在他们的眼里最能让人理解的最直接的最能马上完成的就只有“舍生”了。因为舍生是看得见摸得着能实现的最直接最简单了结痛苦的方法。况且取义本身对中小学生就是一个很难理解和很难说得清的哲学问题,不同的时代不同的阶级不同的人不同的立场甚至于不同的时期都会有不同的标准,当他们弄不明白时,他们只好把内心无法调节的矛盾看成是一种强大而绕不过去的“义”。如早恋、成绩不理想、老师长辈的一句批评等等,这就是儒家舍生取义观对当代中学生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

二、近代爱国精英对生命的背弃已不适应新时代背景下的学生形成正确取向的生命价值观。

近代中国是一个多灾多难、国家危亡的时代,许多仁人志士奋起救国,特别是在中日午战争之后,中国被自己从来都瞧不起的日本小国打败了,那个痛苦和难受是前所未有的。民族处在危机中,大家一定要救国,关键是怎么去救国,用哪一种最恰当最理想的方式去救国?而当时的救国者却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急燥冒进,急于救成。只要是有可能救国的方案或主张,又或是这主义那主义,他们都十分急切地从西方拿来在中国进行了尝试,不断地把整个中国社会变成了一个个的“小白鼠”。走日本之路、、走英国德国之路、走美国之路、走苏俄之路都成为了当时人们急躁救国情绪下的非理性选择(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共产党人恰当而理性地选择了走自己的路——井冈山道路)。这个试一下,那个试一下,也不管适不适合中国国情,先试了再说。这种基于危机下的急躁的救国行为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这些优秀知识分子很容易走极端,一旦失败或遇到挫折,他们就很容易作别西天的云彩,奔赴极乐世界;谭嗣同、陈天华成为其中最典型的例子。

然而更让我们倍感忧虑的是,现行的历史教材或主流价值观还在不断地充分肯定他们非理性的漠视生命的救国行为。这其中的一个观念是:只要是救国的,不管行为手段是否正当,也不管效果如何或是否适合中国需要,都一概予以最充分的肯定,那怕你是个救国庸医,医死了病人,甚至是恐怖主义的救国行为也一律享受歌颂德的待遇。第二个是大力褒扬爱国历史人物在救国过程中不爱惜生命的非理性行为,不断为他们的自杀行为唱赞歌。

针对以上两种严重偏离生命理性的教育价值观,我们强烈呼吁:传统教材中“不怕死”的生命观应随着时代的发展而画上休止符。由于生命教育在教学中的长期缺失,没有发挥理应帮助学生树立尊重和敬畏生命意识的功能。教科书又总是在强化和选择“历史名人”的自杀行为和献身精神,肆意宣扬“不怕死”的历史人物,谭嗣同、陈天华等历史人物,他们大义凛然,勇敢面对死亡,精神确实值得肯定。但他们只是那个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行为,与我们这个以彰显生命理性为主旨的新时代要求已不相适应,它在时间空间上存在与传承的必要性正在逐渐磨销。因此,如果把他们自杀的凄美故事淡出教材和我们的课堂,又或者在讲述他们对历史的巨大贡献时回避他们对生命的淡漠;这实际上就是在彰显生命理性,是完善生命教育的需要,是值得提倡的。因为历史人物的献身行为尽管有着积极意义,但很可能会对未成年学生产生上一些诱导作用或心理暗示作用,抑或是生命观的错位,容易养成脆弱的生命观,使原本应该呵护的生命过早地“冲峰陷阵”,甚至夭折。任何一个历史人物,无论他的历史贡献有多大,对社会发展有多么重要,他们的自杀行为在今天都是我们不提倡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提倡不怕死的殉国行为,而美国则提倡保护自己生命,给每个军人一条白布和一些黄金,让他们在必要时举白旗投降以呵护自己的生命。两种绝然不同的对生命的价值观导致了不同的结果,怕死的美国人战胜了不怕死的日本人。在现实社会生活中,怕死的人多了并不可怕,而不怕死的人与日俱增,社会才十分恐怖。??

有位名人说过;成熟的人可以为了他的理想卑贱地活着,不成熟的人愿意为他的理想英勇地死去。

?

三、工业革命在推动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个不可避免的副产品:人们心灵的翅膀被太多的物质与欲望羁压,这其中当然也包括我们的学生。

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用了三百年左右才基本走完了工业革命的全过程,而中国的工业革命自改革开放以来才用了不到四十年时间,西方三百年发展过程中所遇到的社会问题和困难,中国也同样会遇到,这是回避不了的问题;而且中国所面临的问题一定会比西方国家更多、更严重,特别是更集中。一旦处理不当,所产生的后果比西方任何国家更严重。因为西方工业革命所产生的一系列问题有三百多年的时间去慢慢解决,而中国只用三十时间走过了人家三百年的路,三十年积累和出现的问题我们必须在三十多年内解决。

当前中国所进行的前期工业革命时代也如同西方工业革命的前期时代一样,面临着两大问题:

一是生产力有了巨大提高,社会财富剧增,经济十分活跃与繁荣。但同时也带来了社会财富的不均衡分布,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同一个地方,同一条街上,一边是穷得响叮当,一边是富得流油。世界资本主义国家有一条大家都认可的红线。那就是当百分二十的人控制了社会百分之八十的财富的时候,整个社会是矛盾最尖锐最危险也是最动荡的时期,更何况中国现在已远远超过了这条红线,三十年走过人家三百年的道路,社会实在是走得太快,快得让人难以适应,有些课程是根本来不及补的。据有关专家调查得出,中国现在已是百分之十的人控制了社会财富的百分之九十,咱们政府近年来不断改善民生措施的频繁出台正是对这种矛盾的应对。各种社会矛盾不断激化的社会现实让我们的学生一时难以理解和消化,成为他们心理严重失衡的社会原因之一。

二是社会进步了,经济发展了,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物质极大丰富了,人们反而越来越觉得精神空虚。工业化流程下的快节奏生活,让人心显得浮躁,欲望膨胀,思想畸形,人情淡薄,人心冷漠,人与人之间在情感和思想上难以沟通,金钱成一个难以跨跃的屏障,所以烦恼越来越多,快乐越来越少,以至在成年人和学生中都流行一个词郁闷。当郁闷至极时,人就很容易在一时想不通的时候去天国。

东莞工业化走在全国其城市的前面,工业革命所带来的社会矛盾和尖锐程度也必然率先出现,学生自杀事件也相对于全国其它城市来说,要来得早、来得快、来得猛。这正是工业化进程中各种矛盾在青少年学生的集中反映。工业革命时代,一切都是以数字说话,什么GDP,什么CPI等等都是,反映在学校就是集中分班上课,进行大规模的批量生产,高考分指标,平均分、正负分、升学率等等;反映在学生之中就是分数和名次压倒一切。可以说东莞的去年多起学生自杀事件的出现,就是内地任何一个走向工业化城市的未来,东莞的今天就是其它城市的明天。现在的东莞面临着一个已无法再回避的教育课题就是要进一步加强对学生的生命教育,要让他们不断认识生命意义追求生命价值活出生命意蕴绽放生命光彩实现生命的辉煌。因为生命教育既是一切教育的前提,同时还是教育的最高追求全面关照生命多层次的人本教育。不仅教会青少年学生珍爱生命,也要启发了他们完整理解生命的意义,积极创造生命的价值不仅告诉了他们关注自身生命,也要启发他们热爱他人的生命不仅要要告诉他们尽情享用生命之现在也要启发他们关怀明生命发展不仅要告诉他们惠泽人类的生命还要启发他们珍惜地球上其它物种生命。

如果我们培养出来的人才都像不谦所比喻的那样:是“拖拉机拉花瓶”,精工制造的薄胎花瓶,堆中国的手扶拖拉机上在崎岖的山间公路颠簸狂奔,结果碎了不少,那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剧。我们还不如不做花瓶,就做个黑麻子粗瓷大碗,落地上啵一声不过有个小缺口或者隐而不彰的细裂纹,实用,经得起折腾。其实,社会更多需要的是黑麻子粗瓷大碗

?

四、新闻媒体对青少年自杀事件的过度炒作,容易让学生相互模仿,形成群体癔症或心理瘟疫,连环自杀。

医学知识告诉我们,癔病症,亦称“心意病”,是一种较常见的神经病。癔症患者多具有易受暗示性,喜夸张,感情用事和高度自我中心等性格特点,常由于精神因素或不良暗示引起发病。可呈现各种不同的临床症状,如感觉和运动功能有障碍,内脏器官和植物神经功能失调以及精神异常。这类症状无器质性损害的基础,它可因暗示而产生,也可因暗示而改变或消失。癔症分为个体癔症和群体性癔症,发生在一个人身上的称为个体癔症,发生人数比较多的就是群体性癔症,它通常容易发生在比较封闭、没有专业知识的环境里。用一个简单比喻就是?一桌人在一起吃饭,突然其中一个人皱着眉头说:“肚子好痛,肯定是饭菜出了问题。经他这么一说,同桌的某些人可能立即会接受他的这个心理暗示,马上也会觉得肚子痛,这就是癔症。”因此,从医学和心理学角度而言,媒体过度渲染自杀事件对一些有自杀倾向的人来说是一种危险的暗示,往往很容易促成这种群体癔症的形成。如歌德小说《少年维特之烦恼》中主人公维特为情开枪自杀,后来有许多青年男子受其暗示与诱导,用同样的方法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形成“维特效应”;英国一个小镇在同一年有七名青少年先后自杀,据后来警方调查得知:这起连环自杀中的受害人都是通过网络结识和保持联系并相互感染及模仿的;法国电信公司也曾发生了三年内共有四十六名员工先后自杀等等。基于此种特殊原因,我们的大众媒体在报道自杀事件时一定要持慎重态度。因为从众心理很容易点燃易感人群和自杀高危人群,这些自杀者就像得了“心理瘟疫”一样,当内心世界痛苦的人看到其他内心痛苦的人采取了自杀的形式来摆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时,于是他也就认同和跟进了这种漠视生命的做法,一了百了。富土康十二连跳就是一个跟进一个的结果,他们往往在媒体的作用下迅速发醇,不断激活潜意识中自我“解脱”的郁积心理,最终导致他们盲目从众,模仿致“跳”。

同时,中国主流价值观宣传上的某些失当,也在无意强化这种群体癔症发生的可能性,对见义勇为的过度肯定和宣传不小心就成为了青少年学生模仿和生命观错位的导向条件之一。我们提倡见义勇为,但坚决反对以牺牲自己为代价的见义勇为;特别是对未成年学生而言,赖宁式的英雄早就应该从教室的墙上走下来了。长江大学大学生救人先进集体可歌可泣,作为成年人的价值观和社会道德需要,确实值得我们国家和媒体大力弘扬。但相对于未成年学生而言,至少有四处地方值得我们反思:一是提倡见义勇为是提倡见义智为,而不是见义蠢为或见义莽为,既然附近的冬泳爱好者后来能救起那么多大学生,为什么大学生们不在一开始发现小朋友掉落水里时就向冬泳爱好者们呼救呢?二是见义勇为时一定要先掂量掂量自己是否有救人把握,是否有救人的本事,否则容易做无谓的牺牲;或者说作为未成人面对这种危难时刻时,我们应该规定他们不能直接救人,只能以报警、积极呼叫等形式来进行见义勇为。三是从理性和社会成本角度分析,救A不能以牺牲B为代价,三换二则更是亏大本了。四是救人事件发生后,主流价值观和社会媒体可以在成年人中大力宣传和提倡,但也应该像国家对电影电视分级限制一样,见义勇为的行为哪些可以让未成人观看和学习,哪些不能让未成人观看和学习,一定要设制“少儿不宜”级别。前段时期,我们在一个重点中学的一次作文比赛中随手翻看了五十篇左右的文章,有超过百分之六十的同学都运用和歌颂了长江大学大学生集体救人的事件,都在文中表示要向他们学习,可以肯定地说,见义勇为这条道德标准已开始绑架了我们未成年学生的价值观和生命观,未来的负面影响已隐约可见。

在这里,我们不妨睁去看看对岸那户人家,他家(美国)是怎样看待和处理这种类似事情的?2004年,美国某小学发生了火灾,一位刚到美国不久华裔移民的小孩安全撤出后,发现还有一位与他一同来美国的另一位华人同学还没有撤出来,这个小孩子立即冲进火灾现场,成功救出了那位同学,这种见义勇为的行为如果是在中国发生的话,一定会是报上有文,电台有音,电视有像,一定会评为当年感动中国人物,成为学生学习的榜样,各种各样荣誉纷至踏来等等,在美国,他们是如何对待这件事的呢?最后的处理结果是:对学校校长和班主任进行了处罚,理由是他们没有及时教会这两位刚来美国不久华裔学生如何学会自救、学会逃生、如何保护自己不能随便去见义勇为,政府和各媒体及学校也对学生这种见义勇为的行为没有作任何形式的表彰,相反,政府还严令学校马上对这两学生补学如何自救和逃生的知识。

?

以上几个原因只是一个粗略的分析,综合起来我们可以看出:中国古代和近代爱国仁人志士的自杀,他们是利他型的自杀,是想以他们自己的死来唤起整个社会和民众。现代工业革命进程中的自杀是一种极端自私型的个体自杀,这是中国目前工业化进程初期的主要表现。随着工业革命的发展,到了工业革命的后期,自杀形式将主要表现为极端自私型的群体性自杀。当工业革命基本完成后,自杀又将主要表现恐怖性自杀,即用炸弹、枪杆子或刀具或其高科技设备进行殃及无辜(自己要死还要拉几个垫背的)式的恐怖性自杀(如美国多起校园枪击事件),说穿了,这种自杀就是一种个人恐怖主义。我们把自杀的历史作一个简略的逻辑梳理,目的是想让大家防患于未然,提前预防,不但要防止学生自杀行为的出现,也要预防恐怖型自杀殃及其他无辜师生,甚至于整个社会。

如此残酷的现实,已让我们老师成为了刀尖上跳舞的人。虽然处在刀尖上,但舞又不能不跳。怎么办?只有一条出路:把自己的课堂变成有丰富内涵的生命课堂,千万不要做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特别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课堂教学既是教师的生命历程,更是学生人生中一段重要的生命经历,是教师和学生全部生命意义的重要组成部分。要经常从生命的高度来行进自己的课堂教学,开发生命教育功能,让学生全身心感受生命的涌动和成长的快乐;也只有这样,咱们教师的劳动才会闪现出创造的光辉和生命灵动

?

主要参考文献

1.陈丹军 ???关注生命教育 ???《湖南教育》2003/16

2.简 ?虎 ???中小学应加强生命教育 ???《基础教育》2004/4

3刘志军 ???生命的律动——生命教育实践探索????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

4.曹保印 ???直击中国教育底线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

5.吴晓燕 ???初中生命教育探究 ???华中师范大学学报 ???2005


友情链接:
?
?

版权所有:【bet36手机版_bet36体育_bet36体育游戏_首页】 备案号:苏ICP备15020754号 工信部备案网www.miitbeian,gov.cn?
地址:镇江新区大港镇 邮政编码:212132 联系电话:0511-83816408 ?后台管理

?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